第四百二十章 碎尸万段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2019-07-09  阅读 108 次

第四百二十章 碎尸万段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吴亚斌也很郁闷。

事实就是这个样子,他也没办法改变。 “陛下,难道……臣不值得您相信吗?”吴亚斌看着弘文天子。 他感觉到胸口头点疼。

出生入死,穿过一条裤子,宁愿相信一个倭寇奸细,也不愿意相信他。 吴亚斌很心痛,有种被陛下一剑戳中心脏的感觉……“你在朕心里,跟兄弟没有什么两样!”弘文天子正声道:“但你让朕相信高乔是倭寇奸细,朕如何做的到?他……”“太子驾到!”弘文天子话才说到一半,大太监刘靖就扯开嗓子喊了起来,吴亚斌趁此机会,连忙说道:“陛下,揪出高乔倭寇身份的,就是太子殿下,而且高乔已经畏罪潜逃……所以才没有出现在朝堂之上。

”“让太子进来。

”弘文天子的身体微微颤抖,吴亚斌坚持他的说法,现在又牵扯到了太子。

昨天太子从津天府城回宫,就跟他说过这件事,高乔是倭寇。

现在吴亚斌也跑过来这么说。

加上高乔今天没有上朝,却没有让人代为告知,本身就有欺君的嫌疑。 咯噔!弘文天子内心一颤,倘若津天行省的战事,真的跟高乔有关,那么他将自己的恩师,送到北镇抚司里的诏狱里……这又算什么事?昏君呐!“让太子进来……”弘文天子连忙说道,他现在特别害怕出现这种事,相信的忠臣成了倭寇奸细。 不相信的恩师,却是最清白的忠臣。

林宇大步进入御书房中,随后看到了一脸灰败之色的吴亚斌。

显然,吴亚斌跟他遇到了一样的问题,便宜父皇根本不相信高乔是奸细倭寇。

但现在他就是带着如山的铁证前来。

“儿臣拜见父皇!”林宇躬身揖礼。

“平身!”弘文天子点了点头道:“皇儿入京,莫非是有了什么新的进展?”林宇昨晚离开的时候,说要彻查真相,给弘文天子一个交待。

对此,弘文天子心里明清的很。

林宇没有拐弯抹角,打哑谜之类的想法,从须弥手镯中拿出了高乔书房中的那副版图,呈上给了弘文天子。

“父皇,这是儿臣在高乔书房中搜到的,请父皇过目,然后分辨忠奸!”林宇相信,这版图就是让便宜父皇醒悟的最佳证据。 不是相信高乔吗?若是知道他最信任的忠臣,利用他的信任,将大夏机密事无巨细的罗列出来,制成这一副独一无二的版图,会是怎样的心情。

吴亚斌很好奇林宇到底呈交给了弘文天子什么东西。 弘文天子也很好奇,林宇一夜之间,能够带来什么样的进展。

于是很淡定的展开这张版图,甚至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笑意,太子嘛,还年轻,急功近利也在所难免。

待会好好的教育一番就行了然而,当他看清手中的这张版图之后,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随后神色陡然阴沉地滴出水来。 甚至,身体都是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砰!弘文天子眼眸一片赤红,愤怒一拍,御书房的龙案直接碎成木屑。 他死死地盯着版图上的那些信息,表情狰狞可怕,显然在强忍着暴怒的情绪。 “好,好,不愧是朕的忠臣,朕……真的是瞎了这双眼睛……”弘文天子眼眸赤红无比,眼眶中噙着泪水,颤声道:“数十万军民,这是因朕而死啊……朕居然会信任这么个狼子野心的倭寇,朕死一百次都不够!”“父皇!”林宇心头一震,他这是第一次见到父皇这幅模样。

这是天子吗?为什么就跟普通人差不多。 “朕将自己的恩师打入诏狱,却让真正的奸细逍遥,朕……对不起先生。 ”弘文天子陷入了极大的自责与愧疚当中。

真正的忠臣下了诏狱,倭贼奸细却被他极力护住,甚至否定了太子林宇跟指挥使吴亚斌。 到头来,错的却是他!盛怒自责之后,弘文天子亦是再现铁血一面,看向吴亚斌道:“朕给你半个月时间,抓住高乔,朕要将他碎尸万段,凌迟处死。

”林宇心神动容,知道父皇动了真怒。

不杀高乔,难解心头之恨。

毕竟,那关乎于大夏机密的版图太重要了,以高乔的修为,要凭借记忆再临摹出一副,也完全不可能。 当务之急,一定要抓住高乔。 否则,后患无穷。

“臣遵旨!”吴亚斌领旨,弘文天子说半个月,那么就必须半个月救出高乔。

臣子是没有跟天子讨价还价的权利。 弘文天子随后起身,压下心头的震怒,说道:“你与太子,随朕出宫,真要亲自接梁先生出来……”“……”吴亚斌嘴角微抽,看来陛下还没有彻底失去理智。 林宇倒是非常乐意,不管怎么样,父皇尊师重道,值得赞扬。

父皇在知道自己错了后,不仅没有避而不见,反而主动去承认错误,这对天子来说,非常难得。

难怪父皇有让‘天下人杰尽入吾毂’的壮志。

……天子銮驾离开太极宫,林宇与吴亚斌两个人则是骑在马上,陪伴在弘文天子銮驾两侧。

天子出行,太极宫外百姓都行注目礼,眼神中满满地都是敬意。 尤其是看向太子林宇的时候,眼睛能够放出光来。 关于津天府城,太子林宇率领三千锦衣卫,指挥十万津天军,大败倭寇四十万的事迹,早已经传遍了京城。 “陛下万岁!”“殿下千岁!”城民在欢呼,不少文人士子激动的掉眼泪,太子殿下少年英雄,是他们的膜拜对象。 而林宇由于跟这些文人士子百姓,隔得并不远,那信仰之力便是源源不断地被林宇才宫吸收。 化成了最精纯的才华之气。

北镇抚司就在南城,距离太极宫也并不远,城民与文人士子见天子去的是北镇抚司……于是,很多人很自觉的全部散了。 北镇抚司……要是待会锦衣卫以冲撞天子为由,将他们全部逮了进去,就太不值了。

听说……弘文天子将他的恩师打进了北镇抚司的诏狱。

罪名是通敌!这似乎是自古以来,唯一一列,天子将恩师打入诏狱的事例,令人唏嘘。

PS:补欠的章节……。

精彩文章推荐:
2017七夕情人节唯美祝福语大全 七月七日夜半无人私语时
CCTV第二届家居总裁定位研修班邀请函
人在猝死前的6个征兆,这9种习惯更易导致猝死快看看吧!
【军警】追思(古韵)
没有学历有硕士学位能否报考在职博士呢
QS公布世界大学学科排名 42大专业抢先看! 最好的我们小说图片
婚外情取证过程中的难点在哪里,怎样去突破
长春师范大学2018年书法合格线划定
2019个性伤心空间说说
心爱的礼物作文600字
揭晓张作霖死后十八日秘不发丧的原因
湘潭大学自考本科金融学专业16
江苏省丹阳市第三中学八年级生物下册21
知法犯法作怪旗敌陈列所的阿私陀多数,目力熬炼指点?
北京基因组研究所2019年“中国科学院大学生创新实践训练计划”申报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