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 东师府杀意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2019-07-09  阅读 22 次

第477章 东师府杀意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砰砰砰……巨大通道前方,乃是一座广场,竖立着一根根石柱,矮一点的石柱约有十米,最高的则达到百米。

这些石柱下方,有着转盘,应是能够转动。 每一根石柱周围,都站满了年轻武者,一个个上前,轰击石柱,灌入真力,以此来转动石柱。

“连最低十米的【铸纹玄钢柱】都转不动,还想来参加鹰隼试翼会?滚回去再练三年,想给我们东烈战城丢脸吗?”一个银甲将领冷斥,一挥手,拍出一道狂风,径直将一个少年武者冲飞,一直吹向远处天空不见。 这个将领很年轻,身披银鳞战甲,剑眉星目,扫视周围,眼神如出鞘之剑,即使先天强者也感到极大的压迫。 “再有人连十米【铸纹玄钢柱】都转不动,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实力不够的家伙都自觉点,否则……”银甲将领说着,冷然一笑,令人背脊一寒。 顿时,周围一众年轻武者中,一些人露出退意。

望见这一幕,秦墨才明白过来,原来东烈战城在通道入口,设置了这样一重测试关卡,不合格的人直接淘汰。

“【铸纹玄钢柱】吗?这可是东烈战城特有的测试工具。 ”秦墨喃喃自语。 耳边,则是传来银澄的冷哼:“很快就不是了,不久之后,本狐大人会给那些高傲的铸纹大师们,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秦墨暗中思忖,这头狐狸对于铸纹大师如此仇视,是不是狐族与铸纹师有什么过节?“乖乖,好大一根柱子啊!不知道能禁得住俺多少拳!”熊彪则是两眼发光,看向最高的百米石柱,他生平最大的乐趣,就是打磨柱子。

秦墨无奈摇头,铸纹玄钢柱固然无比坚固,但是,面对古兽血脉武者的重拳,恐怕也承受不住,还是不要让这人熊少年去测试了。 “哼!这些【铸纹玄钢柱】算得了什么,就算高达千米,也禁不住本大爷一拳!”高矮子双臂环于胸前,一脸不屑。

可惜,这矮子的身高实在太欠缺,无论怎么装,也难有高手的气度。

不过,即使银甲将领极具威慑力,很多实力不够的年轻武者,依然要去尝试。

一些被淘汰的武者很是不甘,看向广场后方,那条巨大的通道,充满了憧憬和向往。 那条通道深处,隐隐有光芒浮现,如同是朝阳初升的晨曦。

在东烈战城,主城外的这条通道,又称为旭日通道,代表着旭日东升。

对于无数年轻武者来说,能够进入这条通道,乃是一份荣耀。

“旭日通道!”秦云江喃喃自语,握紧双拳,眼中同样有着渴望。 “走吧,咱们去试一试。 ”秦墨一行人,朝着广场走去,将令牌交给一个中年执事。

“嗯?两个西翎战城,两个东烈战城。

”中年执事翻着名册,找到秦墨等人的名字,而后眉头一挑,将四块令牌丟了回去,“都回去,这里不是你们来的地方。

”什么!?四个少年交换眼神,秦墨皱眉,道:“这位先生,这是何意?”“何意?”中年执事一抬眼,漠然看着秦墨四人,道:“这个通道是东城年轻武者进出的地方,你们俩是西翎战城的人,自然不能从这里进出。 想要进城,到主城另一边的城门去,那里才是你们西城武者进出的地方,也不远,一个昼夜就到了。 ”“这是我东师府高层的决定,并非我个人要刁难你们,别说我们东烈战城待客不周。 ”随即,中年执事目光一转,看向秦云江、高矮子,冷声道:“至于你们,东师府下达命令,焚镇秦家的子弟,一律不得进入此处通道。 与秦家子弟一起的人,一并无法进入。 快走!”话音落,一队东师府高手掠至,刷刷刷站开,一股股先天巅峰的气势腾起,如同排山倒海,朝着秦墨等人冲去。 面对这样强烈的气息,秦墨、秦云江和熊彪则是若无其事,高矮子则是直接被冲倒,若非熊彪拽住,则又一次成了滚地葫芦。

“秦家的人,一律不得进入这条通道,就是不得参加鹰隼试翼会?东师府好大的权利,还能代替东烈军团的大帅,决定参加盛会的人选。

”秦墨脸色泛冷,淡淡开口,声音徐徐传出,回荡在每个人耳边。

一时间,广场上人群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投注过来。

那个银甲将领也是看过来,注意到一群东师府高手,挡住四个少年的去路,他剑眉不禁皱起。 中年执事脸色一变,他没想到秦墨如此大胆,直接引起所有人的注意,想引来东烈军团的干预。 “哼!小子,此次鹰隼试翼会的人选,就是由东师府决定的。 想要剔除几个品行不端的少年,根本不需要知会大帅。 ”盯着秦墨,中年执事冷笑不已,关于黑发少年的事情,他已有耳闻。

两个月前,东师府高层早已下达命令,一定要狠狠打压这个少年,以及所在的家族。 这样的刺头,若有机会,务必斩草除根,全部拔除!“怎么回事?”那个银甲将领走了过来,看向秦墨四人,“既是来参加鹰隼试翼会的,为何不到那边去测试?快去!”“等一等。

”中年执事沉着脸,道:“董将军,此次鹰隼试翼会,东师府和东烈军团之间,分工很明确,我等负责录入参战者,以及这些年轻人的品性。

”一抬手,中年执事指着秦云江、高矮子,道:“这两个人,品性不端,不得进入旭日通道。 若是他们想参加鹰隼试翼会,也可以,将这座山壁打穿,自己徒手打出一条通道来,这是规矩,不容更改!”此时,四周人群聚拢过来,看着秦墨四人,很多人很好奇,猜测这四人怎么得罪了东师府,竟被这样严惩。 中年执事所说的规矩,确实有这么一条,但是,根本不可能做到。

因为旭日通道所在的这座山,其山体经由铸纹加固,其硬度堪比玄金。 试问这样一座玄金山峰,一个少年武者,如何凭借徒手打穿?银甲将领剑眉紧锁,淡淡道:“既是东师府高层的决定,我自不会越权干涉。 不过,鹰隼试翼会向来唯才是举,希望你们东师府也要严格秉承这条宗旨才是。

”“那是当然,董将军,你请放心。

东师府这么多年来,发掘、培育了多少武道天才,那是有目共睹的事情。

”中年执事淡淡回应,随即一挥衣袖,道:“你们四个,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滚?等着被撵吗?”秦墨看了中年执事一眼,平静的目光,却是令后者背脊莫名一寒。

“这位将军,我有一事不明,想请教!”秦墨抱拳行礼。 “你说。

”银甲将领点了点头。 “如果将这座山峰打穿,打出一条通道来,是否有资格参加鹰隼试翼会?”秦墨笑了笑,看向远处那座山峰,询问道。 闻言,银甲将领心中一跳,如鹰的眼眸眯起,看向秦墨,颔首道:“当然,这是东师府定下的规矩,就算是我们东烈军团的大帅,也不会干预。 ”“是吗?那好。 ”秦墨露出笑容,转头看向秦云江,“准备一下,去吧。

”秦云江抱拳:“是!少爷。

”在场人群有些发呆,或者说,脑子有些发晕,这两个少年的谈话,好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谈得却是准备将这座铸纹山峰打穿?这怎么可能,就算是先天宗师,在不借助神兵的情况下,也无法将这座山峰打穿啊!“你们想干什么!?放肆!”看着秦墨一行的动作,中年执事怒容满面,想要命令左右,将四个少年赶走,却被银甲将领阻止。

“董将军,你竟任由这四人胡闹?你真的以为,一个小小的少年武者,能将铸纹山峰打穿?”中年执事低喝道。 银甲将军则是不理会,指挥下属清出一片空地,任由秦云江凿穿山壁。

精彩文章推荐:
公募基金认为积极因素正在聚集 调研呈现多元化态势
《寵妻入骨:发达阴私老公有點壞》
陈接头和:遗址文学的学名,只能运转绪言遗址
白癜风的诊断方法有哪些 白癜风吃什么好
华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关于华安CES港股通精选100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联接基金因处于非港股通交易日暂停申购、赎回、转换和定期定额投资的公告
感觉男友没以前爱我,他对我不好了
湘潭大学自考本科金融学专业16
又到一年暑假时作文1000字
八年级状物作文:月船悠悠周记作文
“出租车司机诱导游客买麻花” 官方处理结果来了
地大附中2013年小升初新生咨询通知
海富通股票混合(519005)基金转换
教育部上海市召开深化教育综合改革2019年度工作会商会
林冲的世界,一直在下雪
堡垒之夜64号芯片怎么得